相关文章
    没有相关内容
我毁了女儿的幸福
发布时间:2017年06月08日 点击数: 【字体: 收藏 打印文章
 

我毁了女儿的幸福

 

我叫邢花,今年59岁,家住河南省焦作市沁阳西向镇五街,原本我有个让人羡慕的幸福家庭,丈夫勤劳吃苦,常年跑玻璃钢生意,收入非常好,家里只有一个独生女,聪明善良,我在家操持家务,平淡的日子充实而幸福。但是,由于一次“感师恩”、“行善业”,使得我和女儿形同陌路,丈夫以生意忙为借口常年在外不回家。
  孩子小的时候,因为冬天经常在凉水里干洗衣服,我患上了类风湿关节炎,犯病时关节肿痛,动也不能动,去了很多医院都没能彻底治好,为此我很苦恼,心想只要能治好这个病,干啥都行。1997年中秋前夕,我到二舅家走亲戚,碰见了二舅的一个同学,听说我患病的事情后,他就向我推荐练练法轮功,说这种功不仅能治好风湿关节病,还能练成百病不侵的“真功”,并且不吃药不打针,更不用花钱。由于饱受病痛的折磨,再加上“有病乱投医”的心理,当时我决定试试练功,只要能治好病,一切我都愿意尝试。
   
最初,我只是每天到镇里的练功点跟着练些基本打坐功,也没学什么经文。坚持练了一个多月,风湿痛苦居然没有扰乱我,使得我认为这是“练功”的结果(其实是有规律的锻炼和药物结合的作用),开始彻底相信这种功的功效,下决心一定要练成这种“神功”,只要练成了,我的病就彻底好了。领功的老师见我练功认真,持之以恒,便把我当成“重点学员”来培养,开始给我传授“经文”。最开始练功的时候,我只是简单认为法轮功提倡“真、善、忍”,还能祛病健身,是个好功法。后来,听了磁带、看了《转法轮》等书籍以后,才发现法轮功还有“吃苦消业”、“得福报”、“上层次”、“近圆满”等学说,这些思想让我迷惑,几近痴迷。从此之后,我连药也不吃了,发病的时候,我就想着是“师父”在考验我,只要“消业”就不疼了。
  19997月的一天,听到村里的大广播一直播放着国家取缔法轮功的通知后,我一直都不明白,为什么这么“好”的法不让练呢。不管国家怎么规定,但是我心中依然对“师傅”感恩戴德,是师父“减轻”了我的病痛。家里人都劝我别练了,可是我就是不听,认为他们不懂才会这样,任凭他们再怎么说,我都不能放弃“大法”。
  时间如驹,转眼间女儿出落成一个大姑娘,到了该出嫁的年龄。作为母亲,本该为女儿的终身大事操心,选择一个好婆家,可是我却听从“师父”的话“不去掉情、欲,不放下常人心是修炼不好的,必须在常人中把各种不好的思想全部去掉,才能提高上来。只有放弃人间的一切情爱和欲望,才能上层次,才能达到最高境界......”,认为女儿结婚是件不好的事,不仅对她自己“不好”,更影响自己的“精进”。我只要阻止她放弃这些人间的情爱和欲望,就能“上层次”,等“圆满”了,女儿跟着我也能到极乐世界享一辈子福。所以任凭亲朋好友怎么给女儿介绍对象,我都一一拒绝了。2002年,女儿私下和邻村的一个小伙子,处上了对象,并决定结婚,家里人都很高兴,只有我极为恼火,为了早日“圆满”,坚决不同意女儿的婚事。家里人怎么说小伙子的好,我也不听,并大骂他是阻挡我们娘俩去极乐世界享福的“魔”,连家门也不让他进,并扬言只要他敢结婚,我就杀了他,除了这个“魔”。虽然我不同意,但他们自己还是悄悄地准备婚事。
  有一天,两个“功友”听到这件事后登门造访,说我这样做是“对”的,佩服我有这样的“思想层次”,这才是“真修弟子”,并替我出主意怎样才能彻底断了他们。说话过程中,一个“功友”说,只要他们没有钱,怎么结婚,另一个“功友”也随声附和地说对啊,只要我把他们结婚的钱拿走他们就没法结婚了。现在“大法”正需要“弟子”们“感师恩”、“行善业”、“上层次”、“早圆满”,如果我把他们结婚的钱拿来,无偿援助“大法”,岂不一举两得?他们既不能结婚了,我也可以为师父“弘法”,“层次”又提升了一层。最终在“功友”的“三寸不烂之舌”劝说之下,我偷偷将女儿结婚的2万元交给了“功友”。
  正当我为自己“行善业”、“感师恩”这一“壮举”高兴时,却没想到幸福的家由此而破碎。虽然女儿和男友两情相悦,但是由于我的这一行为,两人最终退婚。女儿自此之后,和我形同陌路,远在他乡打工再也没有回来,更重要的是经历了这件事后,感情上受到了强烈打击,发誓再也不结婚了,直到现在30多岁了依然孤单一人。丈夫因为我,也总是找借口常年在外做生意不愿意回家。
  后来,在社会志愿者的帮助教育下,我彻底醒悟了,但是悔恨已晚,再也无法弥补我对女儿的伤害,是我亲手葬送了女儿一生的幸福。我愧对女儿,希望早日得到女儿的宽恕,丈夫和女儿能早日回家。

作者: 来源:凯风网